忍者ブログ
全てが片付いて ほとぼりも冷めたら 陽のあたる場所へ行こう
[241]  [240]  [239]  [236]  [235]  [234]  [233]  [232]  [231]  [230]  [22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不如就讓你迎接真正的死亡吧。」
白色的惡魔舉起了審判之手。

「bye-bye」

黑白世界中染上了過於不搭稱的紅色,惡魔的微笑也越來越模糊曖昧。
然後複合眼中除了越來越暗沉的深紅色以外,再也捕捉不到任何東西。

那是六道骸所記得的最後影像。






「始終唯一的思念(たった1つの想い)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REBORN!二次創作小說
六道骸(25) X 澤田綱吉(14)
原作延伸後續捏造走向

推薦配合的BGM為KOKIA的「たった1つの想い」


兩旁盡是連綿無盡的白色柱子,彷彿無限迴廊的通道上只見小小身影奮力奔跑於其中。
簡直宛如RPG遊戲的情景,於最後迷宮之中,為了讓主人公順利抵達LAST BOSS的所在處,同伴一個個脫離隊伍。
為了阻止一波波的襲擊而來的敵人,Vongola十代目和自己一同奮鬥至今的同伴分別。

「這裡是我發揮極限的地方!你快點去發揮你極限的地方吧!」
一開始是說什麼也勸不動的年長學長。
「十代目!請快點過去吧!這裡就交給我了。」
接著是嘴上總說著要成為自己右手的銀髮少年。
「別露出那種表情嘛!綱,我和你約好回去請你吃壽司,所以快點去吧!」
然後是一直都把整件事情當成遊戲的棒球少年。
「BOSS,骸大人就麻煩你了。」
帶有和那個人相似髮型的少女緊握三叉槍,擺出作戰姿勢,舉動中流露堅定的信念。
「…再待在這裡連你一併咬殺。」
象徵並盛風紀的委員長頭也不回背對自己,朝敵方旋出雙拐。
「笨蛋綱,就算只剩你一個人也要好好幹呀!」
「放、放開我呀Reborn!我還不想死呀!」
最後,一手抓著乳牛裝的衣領,另手拿起手槍的家庭教師露出自信的笑容。

面臨和同伴分別的狀況,綱並沒有因為這樣而被絆住腳步。
取而代之,他和大家約好一定會把「那個人」帶回來,然後所有人要一起回去。

急促的跑步聲迴響在走道之上。
額頭上的火焰隨著衝刺而改變樣態,唯有夕陽般的澄紅色澤依昔。
密爾菲歐雷的義大利據點的內部比他們想像來得要大,綱告別同伴,獨自一人已經在迴廊跑上不下數小時,但是至今仍然不見其盡頭。
身體上的疲勞已經達到極點,看不見出口的焦慮帶來沈重壓迫,似乎連呼吸都不受到允許。
用手套拭去從頭頂流落至眼皮的汗水,像是連停下來休憩的時間都嫌浪費,他的雙腳不停向前奔去。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支撐著綱的是,始終唯一的思念。

身心疲弊,在視線中的一切都快模糊不清的情況下,他終於看見不遠處出現了終點。
走上前,綱提頭看著象徵最終決戰的圓頂大門,毫不猶豫使力推開。
門栓發出咖咖聲,隨著縫隙越來越大,裡面的光線往外撲散,他沒有任何遲疑地朝著門扉的另端走去。

不同於之前的無限迴廊,門扉的對面宛如不同世界。
紅色的長毯筆直朝著底端的華麗座椅舖去,兩旁透入光線的窗戶上盡是過度的裝飾,宛如遊戲裡王城會客室。
這種地方的確是進行最終決戰的最佳地點。

目光朝裡頭看去,然後他終於見到了「那個人」。
手持三叉槍,立於綱的面前,踩在房間中端紅毯上的是Vongola的霧之守護者,雖然其長髮和面容和綱印象中有所出入,但是他仍一眼就認了出來。
「骸!你沒事吧?」
看到一直以來拼命找尋的人,綱像是把所有疲勞都拋在腦後般,露出笑容朝對方奔去。

突然之間,綱的視線被斜切為兩半,憑著反射動作往後跳去,只見空中飄下幾跟被劃斷的頭髮,要是再晚一秒退後的話,想必他也會落得同樣下場。

「骸、骸?你在做什麼呀?」
綱對於骸無預警的攻擊感到錯愕,愣於原地,只見骸不帶任何辯解再次舉起三叉槍,做出備戰姿勢。
然後一陣強勢的攻擊朝綱襲來,一邊防閃著對方的攻擊的過程之中,骸的表情清楚印在綱的眼裡。
不同於印象中總是掛著心機的微笑,現在的骸宛如無機質的人偶一樣毫無表情,紅與藍的雙眼中看不到絲毫感情流動。
「…骸?」
語氣中參雜著苦澀,綱可以察覺到眼前的骸非同平常。

「你不管怎樣呼喚,他都不會有反應的。」
在傳來兩人以外的聲音的同時,骸的動作也隨之停下。
只見一名穿著White spell制服的銀髮男子從後方布幔中悠悠走出,臉上盡是愉快微笑。
「初次見面,我是白蘭,請多多指教囉,來自十年前的Vongola十代目。」
「你就是白蘭嗎?剛的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想你應該很清楚…」
將玩弄於指尖上的棉花糖放入嘴中,白蘭笑得甚是燦爛。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




綱瞪大雙眼,然而面前的骸卻沒有留給他猶豫的時間,手上的三叉槍再次揮下,於是雙方的拉鋸戰再次展開—

「骸!你聽的見嗎?骸、骸———!」
在這樣的近身戰中,綱仍扯開喉嚨,近乎是竭盡力氣朝對方喊話,但是對方完全沒有露出任何動搖,三叉槍落下點的距離越來越準確逼近綱的身旁。
「就說你怎樣喊都沒用的,真是不死心呀!」
含著棉花糖隔山觀虎鬥,白蘭坐在寶座上翹腳微笑,然而綱並沒有因此而放棄。

爬出滿佈花朵的棺材,來到充滿絕望的十年後世界,噩耗是倒海般朝年輕的十代目襲來。
得知失去骸的消息、眼睜睜看著庫羅姆痛苦吐血,綱的心一次一次像被揪緊,不斷為自己的無能感到哀痛。
於是他在有限的時間內盡可能修行,咬緊牙根度過艱難的特訓,潛入敵方的日本支部,突破所有檔在前方的敵人,尋著線索來到了義大利,和同伴一個個分別,最後隻身來到了這裡。
雖然面前所遇見的狀況和想像中差別甚大,甚至可說是近乎絕望的情況下,綱也並沒有因此放棄,口中是一次又一次喊著對方的名字。

「骸——————————————!」

即使如此,對方仍不帶慈悲,手上三叉再次揮下——

以一個黑手黨首領來說過小的身軀,彎曲成ㄑ字形向後飛去,在地上反彈一次後躺下。
正當綱還來不及起身,自空中襲來的三叉槍早一步朝他手部穿刺而去。
三叉穿破毯子刺向地板,綱的左手被固定於叉子夾縫,銀刺宛如荊棘扎入手腕,鮮血滲出,底下紅毯瞬間變色。
突來的巨大痛楚難以言喻,連悲鳴也未能叫出的綱痛苦睜著眼,只見面無表情骸的面容從下方進入視線。
呈現壓倒綱姿態的骸,其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勝利的神情,不管是空洞的雙眼還是沒有角度變化的唇辦,均是如此。
然而,此刻在骸的眼瞳中所倒映出的,是彷彿能夠包容一切、來自大空的微笑。

「那個呀骸…我一直想說、在見到你之後、有很多、很多話要跟你講…」
難以換氣的嘴中傳來斷續的話語,即使是在這樣危及的情況,臉上笑容的溫柔卻不減半分。

「這個十年後、真是糟糕的可以、你知道我是從棺材中爬出來的嗎?雖然獵殺Vongola的消息也是相當不妙、可是想想還是聽到自己死訊的那刻、讓我心臟都嚇到快停了…啊!如果停掉的話、我大概會再躺回原本的棺材吧、啊哈哈哈…」
「……」
「我不知道十年後的我、到底是在想什麼,可是我想,如果他沒有講的話,就由我代替他說…」
痛咳兩聲,血絲從沿著嘴角滲出,小小的紅唇吃力地勉強開口:



骸,抱歉,直到我死去還是沒有辦法救你,
把你一人留在這個世界上,到最後還是無法為你作些什麼,對不起。



綱想起過去,他在似乎是夢境的景象裡,看見了宛如被困在深海中的骸。
身上被鎖上層層枷鎖,無法睜開的眼皮閉鎖了虹彩異色眼,在透不進光源的水中深處,就只有骸獨自一人。
看到這樣的骸,想起了過去兩人交戰時的情境。
綱總不能理解,為了要向黑手黨復仇而要奪取自己身體的骸,到底是發生過怎樣的事,令他絕望至復仇?
不惜做出會落得此結果之事的骸,在他的過去裡,到底是看見了什麼,而讓他對黑手黨仇恨如此?
對當時的綱來說,他完全無法理解骸的想法、無法理解他的仇恨、也無法理解骸這個人。

直至來到十年後,在一次特訓之中,綱親身體會到了Vongola過去的黑歷史,知道了自己所要走的路該承擔的罪過。
而在那之後,只要綱閉上雙眼,腦內總會被地獄般的世界佔據。
黑暗中盡是因怨恨構成的悲鳴,誓言向他復仇;來自深淵一隻隻朝他伸出的手,欲將他拖入不見底的泥沼。
每次總在流滿一身汗中驚醒,然而自他睜開雙眼的那刻開始,他又想起真正的現實當中,充斥的絕望宛如惡夢延續。
然後,他想起了當時的骸,過去無法理解的一切瞬間在腦內點通。
是的,比起自己來,骸是守護者之中,最早了解到黑手黨背負的十字架為何物的人。
雖然Reborn叫自己別忘記骸所作的事情,但一想到身旁有人和自己抱有類似回憶,心頭難免湧起一股親切。
想必十年後的自己也是同樣的心情。

而當他又想起骸仍然獨自待在深牢當中,當下時代的自己也已不在人世。
過去一直以來以奪取獵物身體為目標的那個人,頓時失去了活在這次輪迴中的意義。
還有,直至死亡為止,也未能將他解放的十年後自己。
這兩個人到底是帶著怎樣的心情,迎接對方還有自己的死亡…?

這種問題對現在的綱來說過於困難,同時當事人也有這樣的自覺。
所以他決定從自己辦得到的地方開始著手,抱持著那始終唯一的思念,來到了這裡。
代替已經不在這裡的自己向眼前的人道歉,然後,傳達出自己的心聲——



「一起回去吧!骸。
這次我一定不會再讓你孤獨一人。
我絕對會改變這種未來給你看,所以待在我身邊,好好瞪大你的眼睛吧。」

和額上火焰相同顏色的雙眼澄澈如鏡,堅定的決心流露其中。
骸不改臉色,默默提起上半身,準備給予最後一擊。
作出覺悟的綱輕閉雙眼,就只是平靜接受。

然而他所預期的衝擊卻遲遲沒有到來,反倒是右臉頰感受到一陣溫度接觸。
睜開眼睛,發現那顆不可思議的頭正靠著他的右肩,長髮披散到自己的脖子,看不見對方的神情,只有均勻的呼息聲搔著耳朵。
不管是溫度還是呼吸,那都是死人所沒有的東西。

於是總算讓他聽見了那十年沒聽見的磁性聲音。





「クフフ、遅いよ、澤田綱吉。」
(哭呼呼,好慢呀,澤田綱吉)





年輕的澤田綱吉閉眼微笑,伸出右手撫摸著對方的另半側臉。
他曾經下定決心、和自己約好,為了守護無可取代的那些人,不管前方有多少苦難他都會穿越過去。
一直以來靠著這樣始終唯一的思念,來到了這裡。
現在,總算是實現了約定,取回了最重要的人。
與對方相貼的臉頰上,綱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待たせて、ごめん。」
(讓你久等,抱歉)






再來是囉唆的後記。

想我這幾天一直苦於DH正稿的大綱生不出來,
在處於這樣情況的昨天,我決定要上NICONICO去轉換心情。
然後手X就打了Reborn關鍵字下去搜,
原本是打算看DH的MAD來找尋靈感,結果還沒看到半個DH的MAD,
我就不知不覺就晃到6927MAD去(喂)。
是說從以前開始,比起DH來,6927的MAD向來都數量既多又有感覺,
然後在我點下「【腐向け】たっ-た一つ-の想い【ムクツナ】」這個MAD,
LOOP「たった1つの想い」這首歌幾次之後,
這篇小說的雛型和畫面就佔據我腦中全部的空間。
於是,我就在身邊四周堆著DH同人本、睡覺起來第一句會喊DH的狀況之下,
寫著6927的小說,而且還兩天內就輕鬆搞定ORZ

所以說音樂的魔力是真的很偉大的,
請一定要讓我推薦KOKIA的「たった1つの想い」這首歌
不管是歌還是歌詞都是棒到會讓人中毒,
特別是讀過歌詞後,這首歌已成為我心中6927的印象歌。

然後是關於這一篇小說,
看起來像是之前的「till all hours」的後續(其實根本就是?),
大概以後會被我變成未來預定寫的長篇6927小說的一部分吧?b
雖然是聽了歌後才想出來的情節,
可是就「骸拿叉子把綱的手插在牆上這個畫面」倒是很久以前我就一直有想過的點子。
…我一直覺得這兩人的戰鬥畫面是REBORN這作品中最需要消音的情境(大笑)

總之,非常感謝讀到這裡的同好們QWQ
雖然嗨大人以29票之差站不到他家BOSS身旁,
可是在我心中他還是永遠的第三名。
…早就說當時10年後骸出來時就要辦投票的嘛(敲碗)!





「嗨大人,敢情你何時才要把叉子給拔起來,你是想殺了你家27嗎囧!」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だけにコメントする。)
Profile
管理者:音井月
自己紹介:
  • 通稱小月
  • KEYWORD:
    ACGN
    女性向遊戲
    同人遊戲(&開發)
    Cosplay

  • 遊戲製作所屬:
  • 擔當工作主要是:
    遊戲企劃、劇本、程式、CMMOVIE


    最近Reborn萌到炸翻中



    支持配對:DH和6927(還有HH

    x

    x
  • 月的近況
    Calenda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NewCM
    [02/18 YUKA]
    [02/15 YUKA]
    [02/12 YUKA]
    [11/27 昭明]
    [08/11 梨安]
    Search
    最近應援物
    [小說]
    戯言シリーズ
    [漫畫]
    黒執事
    [動畫]
    目前從缺
    [綜合應援]
    銀魂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REBORN!
    [同人GAME]
    Will哥好萌好萌呀XDDDD~ 図書室のネヴァジスタ-有サスペンス有BOYS有LOVE(笑)
    這個好有誠意(擦淚)
    [商業GAME]
    amedeo 『誰にでも裏がある』応援中!
    P3P
    リラックマ
    ポーズマニアックス

    Copyright © 月の在り処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Template by Inori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