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全てが片付いて ほとぼりも冷めたら 陽のあたる場所へ行こう
[187]  [186]  [185]  [184]  [183]  [182]  [181]  [180]  [179]  [178]  [17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應該要先聲明這是在11/30某DRAMA發行之前就已經在寫的東西(笑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REBORN!二次創作小說
我想配對應該是DH(咦



[Dino part]


10月17日 晴 時而多雲

迎面飛拐的迴避法:先往側邊一閃後繞至對方身旁。
腹部迎擊踢的迴避法:開門時千萬不能大意,要保持對方與自己的距離。

當前配置部下:羅馬利歐*1。
部下狀態:講手機中。

技能確認完畢、部下配置成功、也確認鞭子已拖移到裝備欄裝備妥當後,Dino一如往常地轉開應接室手把。

「恭彌,今天……耶?」

空盪盪的應接室中似乎可以聽見北風吹過的呼呼聲。
不過比起前次的迎面來的一記飛拐或是前前次的腹部迎擊踢,當下的情況很明顯地比較節省體力和醫療與維修費用。

雖然對準備妥當的裝備全都無用武之地而感到可惜,不過金髮的跳馬仍像是鬆了口氣一樣,鬆開了緊握鞭子的力氣。

「Boss,既然恭彌不在的話,我可以稍微離開一下嗎?」
「啊?喔剛才的事情還沒搞定呀?那你就先去忙吧!」
「那麼,我會儘可能在恭彌回來之前趕回來。」
「嗯!」

在羅馬利歐匆忙離去之後,窗外突然傳來了啪搭啪搭的聲響。
「恭彌?」
以為是自己的學生又把窗戶當成出入口進來,但轉過身後卻沒有瞧見任何人。
他唯一發現的是一隻跟主人一樣從窗戶進出的小鳥。

拍動翅膀,雲豆穿越窗戶進到了應接室內部,很自然地就這樣停在桌子上。
好像是在尋覓什麼一樣,前後晃動著他那毛絨絨的小頭。
Dino輕輕把手放在小鳥的面前,他便輕巧地跳到了自己的手中。

「Dino!Dino!」
「喔!你終於會叫我的名字了嗎?」
聽見手上的小鳥用著可愛的聲音叫著自己的名字,現任Cavallone十代目的心中其實是既高興又帶點失望。

沒想到先學會自己的名字的居然是這隻小動物。

想想認識也已經好一段時間,自己的學生卻從來沒叫過自己的名字半次。
原以「他是唯物論者(來者先咬殺)而非唯名論者(名字不重要)」之由安慰自己,
但是上次自己不小心將恩翠歐放在應接室,慌張地又跑回來帶回自己的寵物時,
確確實實地從應接室門外聽到雲雀這樣說:「我現在要睡覺,雲豆,你帶恩翠歐出去玩。」

當下大受打擊的Dino用了一秒來石化五分鐘來風化,直到過了半小時後等恩翠歐爬出門外才恢復正常。

因為這輩子自己的學生從來沒用過那麼溫柔且和善的口氣對自己說過話。
同樣地也從來不曾聽他喊過自己的名字。

反覆和羅馬利歐做過確認,確信自己在初次見面的時候絕對已經報過名字,而且音量夠大聲、口齒也沒有不清、更沒說錯名字。
Dino有十足把握就連恩翠歐經過那樣的報名流程也能夠記得自己的名字(當然前提是他如果會說話的話)。
但是,至今對方看到自己時所說的開場白卻仍不離「咬殺。」「把你四分五裂。」「想死嗎?」這三種與其延伸下去的各種排列組合。


「唉…」
嘆氣的Cavallone十代目深鎖眉頭看著自己掌心上的小動物,手上的小鳥仍繼續四處張望、轉著那小小黃色的頭。

「Dino!Dino!」
「嗯嗯!好聰明呢!雲豆,比你家主人還要聰明呢!」
用手指輕輕摩蹭鳥兒的頭,Dino稍微釋懷地露出微笑。

只不過下一刻那微笑便快速地僵硬,成為石雕的一部分。








「Kamikorosu!Kamikorosu!(咬殺!咬殺!)」









「………………」
「Dino,Kamikorosu!」
稚氣可愛的聲音這時聽在跳馬耳中宛如遠方傳來的喪鐘聲。



「真的是非常聰明的小鳥。」-聽完雲豆的發言後,Dino低下頭掛著兩行淚這樣想著。
將黃色小鳥從手心中放出來安置於桌上,金髮的跳馬便一人縮在角落裡掛鬼火低聲啜泣。




不過他熟未想到,眼前的黃色小鳥目前就只會跟自家主人學習語言。
若是自家主人沒開口說出那個詞,又何有可能從小鳥嘴中聽見自己的名字?





[Hibari part]


-「The story of a floating cloud.」


-不同於晴可以發散光明、指引他人前進道路。
-不同於雷可以在視覺上奪人目光、在聽覺上震懾人心。
-更不同於大空可以默默地包容所有一切,將所有事物均置於自己之下所能見的地方。

-浮雲是留不住任何東西的。


-因此才不受約束、不受制限。
-因此才被容許隨心所欲地獨來獨往。

-除了飛翔在雲端,穿梭於薄厚不同、相間相疊雲層中的小鳥以外。
-浮雲向來不與他人一同並行。
-那是一條孤獨的路。


-至少,在遇到那個人之前。


-浮雲不記得是什麼時候遇見對方的,只是當自己發現時,只要朝下方望去,「他」總是在那裡。
-在不會變動的天與地的絕對距離之下,「他」一直不斷地追逐著浮雲。
-若用動物來比喻的話,應該可以將其喻為是「馬」吧。
-奔跑起來總是非常賣命,眼神筆直地往前方看去,用盡全力地向前奔去。
-但只要是在停下來的時候,總是望著天空,抬著頭朝著在空中的自己微笑。
-有時還會像是在撈金魚一樣,雙手往自己的方向伸來,像是想要抓住些什麼地拼命揮動雙手。

-不知該說是天真還是愚蠢的笑容。
-為了身旁人而付出一切的幹勁。
-毫不猶豫向前奔馳的拼命。
-說因對方而感到不悅的話其實是有的。


-因為他有自己所沒有的東西。


****************************************

「你在做什麼?」
鳳眼微瞇,從挑起的眼角中朝角落發出鄙視的眼神。
順著其視線望去,現在有一個金髮的身影宛如被欺負的小孩一般窩在接待室的角落。

剛從外頭處理事情回來的雲雀,才一開門便看到了與鬼火共度時光的Dino。
即使縮到角落,礙眼的東西還是一樣礙眼。

「吶,恭彌。我叫什麼名字?」
「…那是什麼?失憶?」
「不是啦!」從蹲坐姿勢站直起來的金髮男子搔搔自己澎鬆的頭髮。
「雖然不期望被加敬語或是叫聲『老師』,但是恭彌你連我名字都不曾叫過吧?」
「那種事怎樣都好,反正很快我就會把你打到連自己的名字也記不得。」
毫不隱藏地釋出殺氣,發著金屬光澤的銀拐在空中劃下幾條流麗無形的曲線。

「唉!好吧,我叫羅馬利歐回來,你先上屋頂去吧。」
事先多少就預料到這樣的結果,放棄說服自己學生叫自己名字的計畫,Dino嘆了口氣。
在完全沒有手滑的原因之下滑落手機多次後,Dino好不容易終於在其被摔壞前聯絡到了自己的部下。

雖然起頭和過去稍微有些不同,但最終的屋頂決戰的舉行卻仍和以往沒什麼差別。

走在通往屋頂的樓梯上,雲雀可以聽見從下方傳來的爽朗笑聲。
那是他最近常聽見又極不悅耳的笑聲。
而且笑聲的主人是讓他最近感到心煩的始作俑者。


明明是個草食動物卻總帶著囂張到無節制的微笑。

明明就愛群聚卻有著不同於弱勢的實力。

明明不管怎麼看都很很礙事但卻總無法咬殺成功。


忘了是何時開始,只要和他交手,總會讓雲雀心中蓋上一層煩躁。
只要是和他交手,不管最後是怎樣的結果都感到很不悅。

「喔!恭彌你進步了嘛!那下次就換另一個方式來訓練囉!」
就算是贏了也很不爽。
「ok!恭彌,stop!今天就先到這裡吧!」
打成平手是另種不爽。
「你還有更多進步空間的,恭彌。」
輸掉後看到那張嘻嘻哈哈的嘴臉更是不爽。


另外,還有件讓自己很在意的事。


「恭彌!」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那個人就是這樣叫著自己。
就算說是外國人不懂名與姓的擺放位置,直接這樣被人第一次見面就直呼名諱是讓雲雀感到很不順耳的。
就算不是第一次相見,一路這樣走來究竟有多少人直呼過自己的名字?

相信連用一隻手來數都嫌多吧。


「恭彌,先不管名字的事,你今天先聽我說跟戒指…」
「沒興趣。」
「啊啊!每次都用這個理由混過去,這樣我到底是來幹嗎的呀…」
「只要能把你四分五裂,怎樣都好。」
語畢,雙手拐子便急速地朝Dino襲來。
「真是個問題兒童。」
露出無奈的笑容,雖然看似有些反應不來,鞭子仍然順利地將拐子制止下來。





-在厭惡對方的同時,浮雲也處在樂於觀察對方的矛盾之中。
-除了與自己並行的小鳥之外,第一次有人也像是和自己同行一般,在地上拼命地追逐著自己。





「恭彌,還好吧?」
「囉唆。」
在鞭子與拐子的激鬥後,雲雀旁若無人地直接躺在屋頂的地板上。
而Dino則是一派輕鬆地坐在一旁看著他。
「別鬧彆扭嘛!你已經進步很多了。」
「…你是想死嗎?」
「放心,依你的潛力一定很快就能夠追上我的。」
毫無惡意地,Dino對雲雀綻放了稚氣的笑容。

只是聽起來應該是誇讚的句子其實卻戳到了雲雀的在意之處。

不得不承認眼前男子的確是比自己還要強的同時,還得必須承認自己是在其身後追著他的背影前進。
就只有自己單方面地追著對方這件事對雲雀來說,其感到恥辱的程度和上次事件是不相上下的。


「那麼就趁現在我來跟你講關於戒指…」
「沒興趣,再囉唆就咬殺!」
「恭彌你身體都已經這樣的狀況了,就不要再逞強……哇啊!」
一時放下戒心的這刻讓跳馬吃到了苦頭。在不注意之下,拐子沿著漂亮的弧線劃了過來。
「啊啊…好痛!恭彌你怎麼還有這麼大的力氣呀?」
摸摸紅腫發燙的臉,現在那裡多了條剛所沒有、像弦月般的紅色痕跡。

「……」
看著單閉一隻眼摸著臉頰的男子,雲雀什麼話都沒有說。

因為這樣還算是便宜他的。

跟自己所感到的恥辱比起來,區區一個傷口算什麼。
就只有自己單方面地被對方的實力所牽引住,自己單方面地在後面追逐著對方。



就像是被對方所束縛著一樣,而且還是單方面的。



聽完戒指的事情、聽完那個什麼V開頭的事情、在對方所說得特訓完畢之後,對方隨時都可以掉頭離去。
可是自己在那之前是絕對不可能追得上對方的。



「哇啊!恭彌你不要什麼都不說的就這樣把拐子揮過來呀!」
有了剛剛的切身之痛經驗,這次跳馬看準時機閃過了突然揮過來的拐子。
「咬殺。」
即使腳步仍有些不穩,但是雲雀仍保持俐落地站了起來,做出了隨時都能朝對方攻擊的備戰姿勢。
「真是的,就叫你不要硬撐,休息一下聽我說個話。」
「我對於把你四分五裂破壞到體無完膚以外的事沒興趣。」

不由分說地,鞭子與拐子的第二首輪舞曲再次於屋頂上奏起。



畢竟只有自己單方面被束縛住,這種不公平的事情實在是讓人感到很不愉快。



至少不能只有自己,對方也得要為自己付出相當代價才行。


所以他需要印記、需要證明、需要刻在對方身上的烙印。
雖然紅與紫的交錯紋路像柳葉飄落圖般地好看,但他要的不是那種過幾天自然可以復原的暫時性紋樣。
是必須比對方身上那片無法消除的刺青還要來的強烈、永遠都不會褪去、絕對能牢牢抓住對方的束縛。



「恭彌!」
擾人的聲音難從腦中拭去。

「恭彌!」
礙眼的身影一次又一次地呼喚著那許久沒人敢叫上的名字。

「叫我的名字啦!」
---就是這個。


-待在高處,看起來就像是近在身邊一樣,似乎能夠將浮雲捧於手中。
-隨著浮雲的散去與聚合,伸出雙手用力往前一撈,看似已抓住的雲朵在張開那瞬間總是不見於手心內。
-因此才會繼續追逐下去、不斷地不斷地追逐下去。
-一次又一次張開雙手、閉合、再打開,然後只見什麼都沒有的手掌心。
-帶著一副泰然自在的樣子,浮雲總是按著自己的步調行進,而追在後方的人在滿足前永遠都不會離開身後。

看似無形的枷鎖,只要不說出來就是唯一能夠綁住對方的咒文。
-這是永遠只能與他人輕擦而過,留不住任何事物的浮雲的最後掙扎。

-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浮雲都下定決心不會改變距離。
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雲雀都絕對不會呼喚對方的名字。




「呼…呼…恭彌,你這樣總算滿足了吧?」
第二輪曲子結束,Dino也帶著疲憊的身體躺在雲雀旁邊。
「……」
無法判斷是不屑動嘴回答還是沒有力氣回嘴。
「恭彌還真是我行我素呀…哎唷就說別突然把拐子揮過來。」
Dino急忙轉身朝另一邊滾過幾圈,閃避了從旁邊襲來的兇器。

「雲之守護者…孤高的浮雲嗎?」
像是自言自語一樣,那是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
「恭彌你呀,既是浮雲,也是小鳥唷!」
「…在忘記名字之前頭殼先壞掉了嗎?」
「才沒有啦!」
彎曲膝蓋,用手抓過一把後Dino從地上坐起身來。
那個爽朗的微笑現在也依舊掛在他的臉上。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我明天還會再來的。」
「明天一定會咬殺你。」
「是是,那明天恭彌也要快點記住我的名字唷!」
不改微笑地開了門,對仍躺在地上的雲雀揮了揮手後下樓,羅馬利歐也朝他點了點頭後隨之離開。


「Hibari!Hibari!」
時機抓的剛剛好,在兩人離去之後,黃色小鳥便喊著雲雀的名字飛到他旁邊。
而雲雀只是默默地轉頭,看著黃色小鳥一如往常地晃著頭四處張望。
「Dino!Kamikorosu!」
雲豆又用著可愛的嗓音說出幾小時前讓Dino石化掉得句子。
「…我要休息一下,別吵我。」
順其自然地閉上眼睛,雲雀便維持原本姿勢而入睡。

「Mi~doritanabiku,namimorino~」
拍拍翅膀,雲豆一邊唱著並盛校歌,一邊依照指示飛離了屋頂。





不論會不會再次見面,雲雀都絕對不會呼喚對方的名字。
至少不會在對方面前喊出那個名字。





因為那是無形的枷鎖、綁住對方的咒文、在對方身上所下的束縛,也是自己的最後掙扎。







[Dino part]


10月17日 下午 多雲 雨 雨 雨

從身後在其頭上蓋上半邊雨傘,卻只換來一句冷語。
「你這什麼意思?」
「因為恭彌不是沒帶傘嗎?所以就讓我送你吧!」
「不需要。」
迅速撇過頭,雲雀便打算朝著外頭走去。
只不過在他踏出第一步前,Dino便再次出聲叫住他。

「就算恭彌不需要,胸口上那孩子也是不能淋到雨的吧?」
在步伐開啟前便停止了下來。
眼尖的跳馬不知道是何時注意到,在學生的毛衣V字領中,正有一團黃色毛球縮於那裡,只露出一小撮毛與兩個圓黑的眼睛。

Dino可以想像在自己登場前幾分鐘時的景象。
自家學生在踏出門的那刻時剛好外面正值大雨,本想說打個電話召喚部下但因不知名原因而召喚失敗。
在放棄召喚之後,原本打算旁若無雨地再次踏出腳步時,遠處某黃色毛球就邊叫著自己的名字邊飛到肩上。
說他幾句後對方仍然絲毫無意離開自己的肩膀,只以輕脆動聽的校歌允以回應。
所謂「寵物和自家主人很相像」,有把「我走我的路」這幾個字發揮到淋漓盡致的人,自然就有把「我唱我的歌」這幾個字發揮到無遠弗屆的鳥。
於是乎,自家學生只好拉開背心,讓肩上的小鳥窩進去以防受寒,然後便接到前面為師出馬的橋段。

「……」
沒有以迎面飛拐作為回應,也沒有用近乎是口頭禪的「咬殺」來回答。
就當對方是默許了吧。

於是,兩人一鳥就這樣撐著同一把傘走在離開學校的路上。
附帶一提,金髮的跳馬之所以沒有把手上的傘給滑出去或是打到學生的頭,完全是因為在不遠的後方所裝備的部下正隨時待命當中。

走在學生的側邊,Dino偷偷地用了餘光看了從剛剛就不發一語的雲雀。
看著兇暴肉食動物與人畜無害黃色小鳥同在一起的景象,總覺得會讓人意外地感到溫馨而不自覺發笑出來。
並盛中的學生大概很難想像到自校的風紀委員長領口夾上一隻小鳥後,居然是如此毫無違和感的場景吧!
當然,更難以想像的一定是,跟地皮流氓沒兩樣的自校委員長對待小鳥的態度居然會如此地親切。
「若是能夠把對待小鳥的這份體貼也用一點在他人身上的話,不知道該有多好。」
心裡雖然是這樣想,但是Dino知道要是此話一出,等下大概就會發生被學生奪傘揚長而去的景象。

不過…

「就說恭彌你果然是鳥類呢!」
帶有爽朗微笑的跳馬並沒有發現身旁傳來無言的斜瞪正殺氣十足。
「啊!所以才會對待同類那麼溫柔呀!」
像是突然悟道一樣,Dino像是開悟般點了點頭。
只不過在還來不及接下一句得道感言時,就不得不急忙用傘柄檔下迎面掃來的拐子攻勢。
「等等,恭彌!就說不要突然這樣亂揮拐子呀!」
「只不過是在身旁有火大的對象時就不自覺想咬殺而已。」
對雲雀來說這似乎是再合理也不過的理由了。

「可是啊…」
攻防戰並沒有因為對話而停止,跳馬一邊用傘柄擋下拐子,一邊繼續嘗試與身旁獸性大發的兇暴雀交涉。
「你動作那麼大會搖晃到你胸前的雲豆呀!」
原以為只要祭出同類的名字,自家學生多少會安分收斂一點。
只是下一秒所看到的是,學生因得意而嘴角上揚的樣子。
Dino認得那個表情-那是過去時常看見、在享受戰鬥樂趣時所展現出來的,充滿自信的微笑。
在心想對方該不會抱著把黃色小鳥摔出去也要戰鬥下去的打算時,腹部便遭受到另側襲來的一踢。
這是跳馬今天第二次因不注意而吃了大悶虧。

「啊…好痛。」
露出疼痛的表情,一手抱著剛受到衝擊的腹部,Dino看著剛從自己中搶過雨傘的雲雀。
看來一開始他的目標就是自己手上的雨傘。
想想也是,如果對方根本不論胸前小鳥的死活的話,又怎麼會可能會把他放到自己的背心領口那種地方。

「Yarareta!Yarareta!(被打倒了!被打倒了!)」
在參雜著雨聲之下,意外瞭解當下情況的小鳥用著稚氣的聲音為Dino的現況做了解說。
「明天一定會咬殺你。」
而其主人更是在那之後放下了狠話。

「如果沒有咬殺成功的話,恭彌你願意對著我叫我的名字嗎?」

對於金髮跳馬的質問,兇暴雀鳥並沒作出回答。
四目交接,隔著雨幕,凝視著在傘下對方黑色雙瞳,無法猜測對方當下的想法。
雨聲並沒有大到會干擾聽覺的地步,所以這時候兩人之間所共有的一定是沉默。
而且這次應該不會像剛才那樣,是默認的肯定答案。

「BOSS!」
從後方趕來的部下從雨聲中傳來了聲音。
在Dino轉頭看向部下那刻同時,雲雀也不拖泥帶水地轉過身,瀟灑地撐著傘離去。
「還好嗎?」
頭頂上蓋過了部下的傘,結果最後還是變成了被學生奪傘揚長而去的結局。
「沒什麼事啦!只不過有點淋濕而已。」
輕撥覆上水珠而顯得更為顯眼的金髮,在部下的面前,現任Cavallone十代目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再次轉過頭去,看著自家學生離去的背影,Dino並沒有對於剛才的問題持續追問下去。


既是浮雲,也是小鳥。


在雨中也不改態度地走著自己的路的當下,也需要在雨中能夠保護翅膀不被弄濕的傘。
我行我素地依著自己的規則行動的同時,也會有需要暫時休憩歇腳場所的時候。

無法抓住浮雲,沒有辦法使浮雲留於手中。
但至少,可以在下雨時遞過一把傘,在需要停留時預留空間讓他休息。
即使對方不會如自己所願的停留於肩上,不會在自己面前呼喚自己的名字,相信這個初衷也是不會改變的。

…總覺得自己和對方之間的所帶有的感情似乎已經超越師徒關係-想到此,Dino便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替對方設想週到(雖然向來不被領情),羨慕起小鳥和海綿龜(很接近吃醋),這是自己第一次為了家族以外的人而抱有這麼特別的感情。


那是近似於戀愛,卻絕對無法成為戀愛的感情。
真要形容的話,也許比較接近無形的束縛吧。
只不過,到底是誰先拉開枷鎖,誰先下出咒縛,那已經是無從得知的事情了。
「這世界上不存在比相思相愛更不幸的事情。」-如果真是這樣,也許兩人現在的關係已經可以退一百步用「完美」來形容。

所以,剛才的追問就先保留吧。







「如果真有一天咬殺成功的話,恭彌就會在我面前叫我的名字嗎?」







--附錄1--
D:「(指指肩膀)恭彌,他叫什麼?」
H:「雲豆。」
D:「(指指桌上)那他呢?」
H:「恩翠歐。」
D:「(指指身後)那他呢?」
H:「…羅馬利歐。」
D:「(指指自己)那我呢?」
H:「小嬰兒派來的。」
D:「ORZ」

--附錄2(感謝友人空提供idea)--
D:「(摸摸小頭)你叫什麼名字呢?」
H:「Hibado!(雲豆!)」
D:「(指指面前)那他呢?」
H:「Hibari!」
D:「(指指自己)那我呢?」
H:「Taneuma!Taneuma!(種馬!種馬!)」
D:「ORZ」


[後記]


其實我本身不是很喜歡用種馬來形容Dino
不過友人提到這個梗時我還是笑倒在電腦前面了XD

嗯,這篇就是前兩週期中沒在唸書而狂寫的DH文
基於
1.想讓雲豆說出「咬殺」(是說這個精美的特典DRAMA居然真的實現了我的野望XDD)
2.想寫浮雲的故事(然後其實和DH打不著邊)
3.想寫關於兩人名字的事情(一直以來都很在意雲雀沒叫過Dino的名字的事情)
3.想讓雲雀咬殺D野哥(笨拙天然攻和兇暴雀是血色渲染的純愛物)
4.總之就是想寫雲豆和雲豆及雲豆與雲豆還有雲豆就對啦XDDDDDDDD

以上原因,於是手邊正稿沒先趕而生出了這篇莫名其妙DH文
大概是想寫的點子太多又太雜然後又想統統扔到同一篇去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原本想切在HIBARI PART就結束的,可是後來還是想補一下正統的ED(哪裡)所以就…
而且話雖這樣說,其實我還是很希望雲雀能夠叫出Dino的名字的
畢竟當年愛上這個配對就是被Dino的呼び捨て(直呼名字)電到XDDD
不過本篇乍看之下似乎還比較像HH文的樣子…(大笑)

然後關於標題的意思

appellare(アッペッラーレ)

名を呼ぶ,呼喚名字之意(我想應該是<-喂)
線上日義辭典是個好物(拇指)

順便在此感謝友人空的討論與指教,雖然我寫得還是很亂七八糟ORZ

感謝看完不成熟又傷眼的文的各位
讓我們期待10年後BOSS與雲雀見面的那刻來臨吧(不知覺遠目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だけにコメントする。)
無題
完食。好喜歡這篇DH的氣氛喔=w=
有雲豆在身邊的委員長果然可愛度↑↑↑

御川 2007/12/02(Sun)21:52:16 編集
無題
歡迎來訪+感謝點閱XD
因為個人愛DH的同時也很喜歡兩個H(雲豆和雲雀)在一起的樣子SO就生出了這樣的東西:)
委員長本身其實就很可愛了(認真)
再加上和豆子在一起可愛度真的大加分XD
小月 2007/12/03(Mon)17:37:44 編集
無題
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噗(死)

(喂你就不能有正經一點的感想嗎-_-/

Dino真是太適合OTZ了啊哈哈
我也沒有說很喜歡種馬可是覺得日文念起來又很妙
要惡搞還是少不了這個梗了xD
然後標題很萌>//////////<(喂慢著
ryouk 2007/12/10(Mon)11:54:58 編集
無題
好可愛是很正經的感想呀XDDD

D野哥的話
人家覺得へたれ的D野很棒呢>w<
啊~其實我個人是很不喜歡用種馬來形容他的
至少就當下非10年後的來講
(那10年後就可以嗎喂
不過我也覺得日文唸起來很妙
特別是要找雲豆聲來唸呀XDDD

標題是愛和愛還有愛(笑
小月 2007/12/11(Tue)17:20:20 編集
Profile
管理者:音井月
自己紹介:
  • 通稱小月
  • KEYWORD:
    ACGN
    女性向遊戲
    同人遊戲(&開發)
    Cosplay

  • 遊戲製作所屬:
  • 擔當工作主要是:
    遊戲企劃、劇本、程式、CMMOVIE


    最近Reborn萌到炸翻中



    支持配對:DH和6927(還有HH

    x

    x
  • 月的近況
    Calendar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NewCM
    [02/18 YUKA]
    [02/15 YUKA]
    [02/12 YUKA]
    [11/27 昭明]
    [08/11 梨安]
    Search
    最近應援物
    [小說]
    戯言シリーズ
    [漫畫]
    黒執事
    [動畫]
    目前從缺
    [綜合應援]
    銀魂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REBORN!
    [同人GAME]
    Will哥好萌好萌呀XDDDD~ 図書室のネヴァジスタ-有サスペンス有BOYS有LOVE(笑)
    這個好有誠意(擦淚)
    [商業GAME]
    amedeo 『誰にでも裏がある』応援中!
    P3P
    リラックマ
    ポーズマニアックス

    Copyright © 月の在り処 All Rights Reserved.
    Material & Template by Inori
    忍者ブログ [PR]